父親的皮鞭

2020-01-22 11:37:34  來源:各界新聞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當年父親制作的皮鞭早已不知何處,可是,多年來,正是因為這把皮鞭高懸于我的頭頂,當我懶惰時,當我犯渾時,當我不知所措時,這把皮鞭就會抽向我,讓我重新鼓起勇氣。...

  作者送父親去醫院做檢查

  □武星

  當年父親制作的皮鞭早已不知何處,可是,多年來,正是因為這把皮鞭高懸于我的頭頂,當我懶惰時,當我犯渾時,當我不知所措時,這把皮鞭就會抽向我,讓我重新鼓起勇氣。

  父親去世的前幾天一直念叨“哪天過五一”。他也許想再見兒孫最后一面??墒俏逡幌挛?點之后,父親知道能見的都見了,見不上的恐怕這輩子也沒指望了。于是,在一聲嘆息之后,永遠離開了我們。下葬之前的幾日里,我沒有掉過一滴淚,因為我將父親對我的嚴苛與我對他的照料做對比,暗自安慰——也算對得起老人家的養育之恩了!

  父親下葬當天大雨如注。

  可是,就在棺材推入陰堂、嗩吶在原野上空蕩氣回腸吹響、村民們手執鐵锨揚起黃土拋向父親墓穴的那一瞬,我忍不住失聲痛哭!任淚水與雨水交融、傾瀉。此刻,我突然想起了父親當年自制的皮鞭,因為皮鞭,我突然醒悟,似乎一下子明白了父親一生嚴苛的教育方式以及皮鞭下的關愛!

  父親的文化僅能到互通書信的地步,慶幸的是1958年作為銅川煤礦先期的開礦先鋒而建功立業,父親具備了煤礦工人的特質,干活潑辣,性情耿直,罵人不留情,但心地良善,好打抱不平。掏煤15年之后被調在煤礦食堂工作,并擔任炊事班班長。記憶里,父親很少對我笑過,不光我們兄弟幾個怕,食堂同事們也怕。一位同事借走了單位一個鋁盆,欲劉備借荊州,父親多次催要,他不但不還,而且還振振有詞,這下惹怒了父親,父親手執菜刀追著要砍他——于是,父親被冠上了一個“二桿子”的綽號,后來鄰居同事們親切地簡稱父親為“桿子”。父親似乎也很樂意接受這個稱謂。

  父親魁偉帥氣,喜歡舞槍弄棒,光自己制造的土槍就好幾把,還自己制作了“連枷棍”,閑暇時,十八般兵器使弄一番,自得其樂。他更好飲酒,有次,父親與他的幾個小兄弟在家里喝酒,父親要我與幾個小叔叔劃拳,我不敢,他鼓勵說:“不怕,都是小叔叔,大不了你幾歲,劃吧!”如此言傳身教的父親已經算是很有親和力的了,為了父親的微笑,我斗膽放縱了一回。

  父親早已厭倦了煤礦工作,總夢想回家鄉過他的田園生活,50歲就辦理了退休,因為他樂善好施又是黨員,竟當上了村上的支部書記。那時,在農村有份退休金會被村民羨慕的。常有村民來借錢,他從不吝嗇,于是借錢給村民成了父親唯一引以為自豪的事。論抱負,父親滿腔熱情,可是性格與文化決定了他的高度。有年夏天,父親為了給村民減稅減負與鄉黨委書記大吵一架,竟然要動手打鄉黨委書記,并當場提出辭去村支部書記一職。

  眼看我們一天天長大,尤其是我,父親退休的那一天,我輟學在家,雖然我不愿上學,但卻喜歡讀書寫字,父親恰恰很反感不三不四的人,于是我們父子倆因此而僵持了一輩子,他希望我踏實種地或者打工賺錢,可我屬于孝而不順的那種不肖之子。我與父親如老鼠見貓,父親看我如冤家對頭!父親買了一只山羊讓我去放,目的要阻礙我讀書寫字,不三不四的樣子,如此倒成全了我,不光羊群壯大,且給我提供更加學習寫字的機會,在涇河岸邊,羊群靜靜地吃著草,我就提著一個塑料桶和自制的毛筆在干涸的灘涂上練字;在山澗坡頭,羊群靜靜地吃著草,我認真地看書學習,高興了還放聲朗讀:“讓我不要祈禱在險灘中得到庇護……我雖是一名弱者,只在成功中覺到你的仁慈,但讓我在失敗中找到你的手緊握!”聽話乖巧的山羊就是我忠實的聽眾。至今我也留戀那段美好時光。

  16歲那年的正月初二下午,我放羊回來,父親就破口大罵。我一頭霧水,可父親罵完竟然拿出一張紙和筆讓我寫一份“斷絕父子關系的協議”。我愕然,手把窯洞的門框思忖著:這都是家里來的親戚告訴父親她兒子如何能掙錢了(后來母親告訴我的確如此),父親才遷怒于我,我自知無能,憋了半天說了一句話:“不寫,寫了你也是我父親”。我第一次在父親面前強硬了起來!

  我知道家里不是久留之地,給母親說出我要外出打工的想法,母親無奈,只有含淚應允。在新年熱鬧的氣氛中,我連夜將被褥裝進一個打了補丁的蛇皮袋里,囫圇睡了一覺,第二天清早,天沒亮,母親就起來給我烙了鍋盔饃送我出了家門。當我扛著鋪蓋卷走出村子時,人們還在熟睡中,偶然能聽見幾聲禮炮在村莊上空爆響的凄涼。

  那時,的確是我們家最難熬的歲月,大哥部隊回來在縣廣播站工作,掙的工資僅夠養活自己;二哥大學名落孫山,整日在家書不離手;三哥部隊剛復員,五弟也無所事事,加上一個不像農民又不像學生的我,父親能不煎熬嗎?

  為了震懾我們,父親制作了一根皮鞭,掛在窯背的土墻上,誰若有錯,他就揮起鞭子,打與不打,誰見了也怕。記得有次父親讓我去買化肥,我少買了袋化肥,挪用13元買了幾本書回來,父親呵斥我的同時,掄起鞭子狠狠向我抽來,我手一揚,鞭子不偏不斜正抽在了我的胳膊上,只見胳膊上頓時鼓起了一道紅紅的血印,父親再次抽我時,被母親制止住了,母親說:“買了就買了,兒買的是書,又沒亂花錢。”多少次,我看見掛在墻上的皮鞭,想一把大火給燒了,也想扔在涇河里讓大浪卷走,可是,我不敢,生怕父親找不見皮鞭,那我的災難就來了!

  后來母親去世,盡管我們多次試圖為父親續弦,但父親終因自己的性格而分道揚鑣。近年冬天,我會接父親和我們一起住,每當和父親開玩笑提起當年的一些不快時,父親愧疚地感嘆道:“那時實在太難了,全家7口就靠我一個人的工資。”說完之后一個勁的搖頭。我從父親的臉上已經讀到了當年他的焦慮與無奈。

  如今,想見音容八萬里,思聽教誨三月更。當年父親制作的皮鞭早已不知何處,可是,多年來,正是因為這把皮鞭高懸于我的頭頂,當我懶惰時,當我犯渾時,當我不知所措時,這把皮鞭就會抽向我,讓我重新鼓起勇氣;正是因為這把皮鞭,才做了一回有模有樣的自己!

  如今,父親走了,皮鞭抽出的聲響還在;父親走了,皮鞭抽出鉆心凜冽的疼還在,這將不再是一場父與子之間的怨恨,而是一種刻骨銘心的關愛,教化我的心靈,斧正我的行為,鞭策激勵我勇往直前從不懈怠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皮鞭 武星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青海快三今天开奖预测 福彩3d百个位和振幅走势图 破解重庆幸运农场 辽宁快乐12玩法中奖规则图 最新广西快乐双彩开奖结果 体育福建31选7开奖 香港五分彩人工计划 股票大盘行情 辽宁体彩11选5手机版 河北快3怎么玩法介绍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