新春,感受溫暖(新春特別奉獻)

2020-02-04 11:52:24  來源:人民網-人民日報  


[摘要]在一個又一個的春節里,你可曾遇見過這樣一群人?當別人忙著采購年貨、闔家團圓的時候,他們卻為了千家萬戶平安過節,堅守崗位,默默奉獻。他們以平凡的勞動,創造著價值,守護著幸福;在他們身上,散發著一種光和熱,照亮著、溫暖著,也激勵著我們。...

  原標題:新春,感受溫暖(新春特別奉獻)

  辭舊迎新,又是一年。

  在一個又一個的春節里,你可曾遇見過這樣一群人?當別人忙著采購年貨、闔家團圓的時候,他們卻為了千家萬戶平安過節,堅守崗位,默默奉獻。他們以平凡的勞動,創造著價值,守護著幸福;在他們身上,散發著一種光和熱,照亮著、溫暖著,也激勵著我們。

  本期大地副刊推出“新春,感受溫暖”專版,講述電力工人、公安民警、小區門衛、公交司機和春節有關的那些故事,借以致敬所有為了年年歲歲的幸福和平安,而不辭辛苦的勞動者。

  ——編 者

  雪中的“飛手”

  寧 靜

  一場暴雪,讓這個小城銀裝素裹。

  鄉間道路幾乎沒什么人和車。天地間一片冰雪世界。只有一絲絲黑棕色的線條落在雪白的“畫布”上。那是矗立著的電力鐵塔和線路,它們一直延伸向對面的山頭。

  突然間,頭頂上方傳來一陣“嗡嗡”輕響。抬頭望去,數十米高空的輸電線路旁,懸停著一架隱約可辨的無人機。

  “誰在飛無人機,靠近高壓線很危險!”眼前這一幕,讓我驚出一身汗。

  沿著線路走了半里地,才看到前方高處的緩坡上,幾個人聚在一處,手持著一臺無人機監視器。他們身穿統一的深藍色紅邊棉大衣,頭戴藍色安全帽,旁邊還有一些復雜的儀器和工具。

  “請問你們在拍什么?”我加緊步伐走過去,問道。

  “我們正在用無人機巡線。”中間一位個子高大的師傅扭過頭來。

  原來,因為降雪與凍雨交替,高壓輸電線路出現覆冰現象。臨近春節,更要確保供電安全,他們正在用無人機查看線路上的覆冰情況,排查可能引發停電的隱患。

  和我說話的師傅姓高。高師傅跟我聊了幾句,馬上又全神貫注地盯著面前的那臺監視器。我湊過去,隔著一尺多遠,只能看見顯示屏上兩道白色的直線。

  “這里導線有覆冰,我們測一下厚度”“覆冰大概零點五厘米,沒有舞動現象”“導線間距正常,繼續觀察”……他們討論著,夾雜著許多專業名詞。

  高師傅的工種是輸電線路運行和維護,干這行已經二十年。每年春節前后,降雪冰凍災害較多,用電量又是高峰階段,他們這時候最忙,需要加強線路巡視,檢修設備,消除各種隱患,確保人們能溫暖、亮堂地過年。

  “春節期間我們輪流值班,好幾個年三十我都在值班室,有故障隨時處理。”高師傅笑著說,“我們都習慣了,家人也理解。再說,巡線這工作我是真喜歡,你看這些山頭,鐵塔,線路,在大雪之中,就像一幅水墨畫。”

  高師傅所在的部門有十四架無人機,考取無人機駕駛員資格證的已經有十人,都是名副其實的“飛手”。高師傅不僅是輸電檢修班班長,還是新成立的無人機班班長。這兩年無人機巡線成為常態化操作,今年春節保電,無人機在雪中巡線更直觀、更安全,作用也更重要。

  這次,他們專門選用大機型無人機,這樣不易被大雪干擾航向。高師傅不時地微調飛行高度和位置,讓機器在線路上方緩緩移動。他說,無人機傳回的影像都會存儲下來,供他們進一步分析研究。這也是智能電網大數據平臺建設的重要一環。

  我嘖嘖贊嘆,新時代的電力工人,高科技應用也在與時俱進。過了一會兒,無人機悠悠飛了回來。這個多腳的金屬制造物看上去既輕盈,又有氣勢。降落時,它發出的蜂鳴聲和飛濺的雪花讓人心生喜愛。

  “我只是個‘飛手’,我徒弟是‘機長’,比我飛得好!”原來,“機長”和“飛手”是無人機駕駛領域的不同級別。此刻,高師傅的“機長”徒弟正在巡視另一條線路。同一片飄雪的天空下,還有很多像他們這樣忙碌的電力工人。

  以大雪為布景,我拍攝下許多精彩的畫面。其中一張我特別喜歡。那是高師傅和他的同事在仰望天空中翱翔的無人機,他們的眼睛閃閃發亮,身后的輸電鐵塔異常高大。

  新春攝影大賽中,這張照片獲了獎。我在微信上把這個消息告訴高師傅,他點了個大大的“贊”,并回復:“風霜雨雪都不怕,巡線路上再出發!”

  我知道,這個時候,高師傅和他的同事們還在野外進行春節特巡。他們守護的不僅是輸電線路,更是我們光明而溫暖的春節時光。

  平凡的快樂

  李 御

  老潘是我所住小區的門衛。這是一個老小區,小區門衛既要守門,又當保安。每天,大家在小區門口進進出出,起初誰也沒注意到老潘,更不用說知道他姓甚名誰。

  幾年前的一個晚上,我回來很晩,突然想到要給陽臺上的花草澆水。當我端著一盆水,正準備澆花時,一道強烈的手電光,照得我眼前發眩。光那頭對方發問:你是誰?這么晚了在干什么?我抬起頭,對方借著手電光看清之后,又連忙說:對不起!剛才沒看清楚。就這樣,我和老潘“不打不相識”。后來我才知道,老潘那次用手電筒照我,主要是因為當時時間反常。知道真相的我,不但沒有埋怨老潘,反而覺得有他在,小區的安全就有了保障。

  真正與老潘成為好朋友,是一次我把家里大門鑰匙弄丟了,回家開不了門,老潘第一個趕到,叫來鎖匠,幫我把門打開。我問老潘,你怎么知道鎖匠的電話?老潘說,在哪個崗位上,就操哪份心啦!我這里,修鎖、修門、修家電、修水管、做保潔,包括外賣、快遞等等,小區居民日常生活所需的聯系方式,都有哩,以備不時之需。

  臨近年關,遇到老潘,我問他,過年回老家嗎?他說,原本是準備回老家的,但是有位輪班的同事家老人突然生病,同事需要回家照料,所以他就不能走了。“不過,就在這大城市的小區里過年也挺好。”老潘樂呵呵地說。

  其實,這已經是老潘在這座城市過的第十個春節。他也想回家過年,但小區缺人手,總是走不開。老潘告訴我,以前這里是遠城區,還沒禁放鞭炮,一到除夕晚上,他尤其緊張。他在小區內一遍遍巡查,不放過一點危險的苗頭。特別是那些頑皮的小孩子,高興得鞭炮不離手,好在有老潘不停地察看,總體上還算平安?,F在好了,全城禁放鞭炮,老潘春節值班總算松了一口氣。

  前年除夕夜,小區里一小伙子醉倒在小區門口,吐了一地。老潘趕緊把小伙子送到醫院,值班的事就交給陪他過年的老伴。辭舊迎新之夜,老潘是陪小伙子在醫院度過的。后來,小伙子與老潘成了忘年交。

  我對老潘說,你每年春節都值班,已經很讓人過意不去,還把老伴都搭上了?話剛說完,他坦然一笑說,人啦,不能那樣想,我做不了別的大事,把小區的門守好,讓大伙平安過年,心里就覺得舒坦,就很快樂。

  如今在小區,只要說起老潘,大伙都連連稱贊。去年的除夕夜,東家給老潘端來一盤紅燒肉,西家端來一條清蒸魚,還有的送來排骨湯。老潘連聲道謝,大伙卻說:應該感謝的是您!

  今年春節還沒到,小區里有幾戶人家就已經說好,如果外出過年,他們把家里的大門鑰匙都交給老潘。一旦遇到水電氣出問題,以及別的大小情況,都拜托老潘幫忙處置。老潘知道,這幾把鑰匙交給他,是小區居民對他的信任,他身上擔著一份別樣的責任。老潘高興地全都應承下來。他說:防火防盜防事故,這些都是我分內的事。

  老喻的故事

  金 藝

  我是從一張照片認識老喻的。在繁華熱鬧的年貨市場里,老喻身穿冬季執勤服,肩上別著執法記錄儀,腰上掛著警用六小件,領著兩個年輕民警正在巡邏。他邊走邊和鄉親們打招呼,大檐帽下古銅色的臉上是爽朗憨厚的笑,那笑容讓整個市場更顯出喜慶的年味。

  我敏銳地感覺到,這個集威嚴和憨直于一身的老警察一定有故事。

  果不其然。身為縣公安局特巡警大隊民警的老喻,巡邏、破案、調解糾紛,都是一把好手。他當過部隊的偵察排長,長期接受體能訓練,游泳、跑步、攀登、射擊、擒拿格斗樣樣都行。轉業到特巡警大隊后,在他眼皮底下就沒逃走過壞人。

  我撥通老喻的電話核實有關他的傳說。他起初有點害羞,說都是家常便飯,不值一提。不過說到和春節有關的那些事兒,他的話匣子就打開了。

  縣城中心有一個農貿市場,每日人山人海。這年邊上,農貿市場里的小偷小摸、糾紛打架、交通秩序都得上心。老喻當了近二十年特巡警,每年臨近春節和春節期間,他都經常要去農貿市場轉轉。

  前兩天,他巡邏到水產貨攤,就見一個賣魚的追一個男子,還沒追兩步就滑倒了,起身又追。他眼睛一瞄,瞧出端倪,拔腿就追,雖然距離有五六十米遠,但他還是憑借速度優勢把狂奔的男子拽住——這個衣冠楚楚的男子,居然用假鈔買魚!

  這事在我看來有點驚險,老喻說起來卻波瀾不驚。他說真正考驗人的,是半夜蹲點守候。年前,縣城發生多起汽車電瓶被盜案件,老喻暗下決心,春節前一定要抓到竊賊。他帶著五六個民警,每天從凌晨一點到四點在大道上蹲點守候。他們在凌晨的寒冷中守了好些天,終于發現一輛拉著電瓶的三輪車。車主開始狡辯說自己是修電瓶的,后來在他家中,一舉查獲被盜的五十多個電瓶。

  “管閑事”也是老喻常干的事。一次,那天他休息,騎摩托車出去買東西,路上一位老大爺攔住他,說去親戚家拜年,打摩的要十五塊錢,自己只有兩塊錢,問老喻能不能用摩托車送送他。老喻二話沒說,把老人家送到目的地,分文未收。

  工作這么多年,妻子沒少因為他工作忙又愛管閑事和他拌嘴。妻子睡眠不好,他巡邏到半夜回家,每次進門都躡手躡腳,不敢發出聲響。

  每年春節,老喻還要買上米、油、糕點、水果到老李家走走。十多年前,老李離了婚,妻子撇下他和兒子,回了外地老家。不爭氣的老李賺點錢就去打麻將、喝小酒,兒子也顧不上。老喻多次到老李家走訪,幫助他解決家庭困難。如今老李的兒子已長大成人,老李的日子也越過越好,但老喻還是每年春節去他家看一看。

  電話里,老喻說他已經到了退休年齡。聽得出,他的話里有成就感,也有一絲隱隱的失落。

  我想,退休后的老喻,再也不用半夜里躡手躡腳地回家了。不過,如果有人告訴我,春節期間他仍經常去農貿市場“上班”,我也不奇怪。

  我認識很多像老喻這樣的資深民警,他們看起來普普通通,卻在默默守護一方平安。

  守候的燈光

  彭雁華

  “您好……”坐在駕駛椅上的他,笑迎踏上公交車的每一位乘客。

  老宮是一名公交車駕駛員。他駕駛的這路公交橫貫市區東西主干線。華燈初上時,仿佛航行在霓虹之海。

  但在老宮的眼里,沿途所有的繁華都不及一盞微黃的燈光溫暖。

  說來也巧,老宮家住的那幢樓正好臨街,他開著公交天天與自家臥室窗口擦肩而過。老宮的父親去世得早,女兒大學畢業后在外地工作,現在家中只有他和妻子還有母親三人,日子過得殷實和悅。沒幾年就要退休的老宮,還是連續十幾年的先進工作者。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三年前母親突發心臟病,雖已脫離危險,但還得時刻保持警惕。

  隊上特意把原來上混班制的老宮調成零點小夜班,以方便他照顧母親。妻子對擔著心事的他說:“媽要是沒事,咱臥室的燈就一直亮著。”

  多年前一個風雪夜,老宮第一次“放單飛”。不承想,柴油車行駛到一個雪窩子里拋錨了。十幾個人喊著號子推起車來。初出茅廬的他用力一踩油門,車一下竄出去好幾米遠,把其中一個推車的小伙子閃了一下。他連忙跟小伙子道歉,小伙子笑著說沒事。他的心里卻很愧疚?;氐郊抑?,母親一眼就看出他有心事。母親說:“哪有小馬駒生下來不摔倒的?多歷練才能跑得遠。”母親的話,讓他心里頓時敞亮許多。他還清楚地記得,自己第一次榮獲公司先進工作者時,母親說:“進門哼著小曲,我就知道有好事。今兒個包餃子為你慶賀一下!”

  暑寒三載,幸好那盞燈始終亮著。

  節前,春運排班表貼在了站房的墻上。老宮一瞧,自己恰好是大年三十晚上當班。沒有絲毫怨言,老宮甚至覺得還有幾分榮幸。因為這或許是他近四十年公交車駕駛員生涯中最后一次“中獎”了。去年底,他所開的這路公交改為二十四小時運營,也許,他會成為這座城市第一個看見新年曙光的人。

  在這條線路上,老宮手握方向盤守歲累計已經十二年。那些年的大年三十夜,妻子總會站在站牌下早早等候,從車窗里遞上母親親手包的水餃?;氐秸痉康乃?,迫不及待地吞下一個個水餃,然后用手擦一下嘴角的油漬,愜意感油然而生?,F在母親身體虛弱,自己已經兩年春節吃不到她親手包的水餃了。想到這里,老宮的心里不免有些傷感。

  沒想到的是,回到家中,剛推開門,老宮就愣住了——妻子正在把熱騰騰的飯菜端上桌,母親則坐在餐桌前,捏著水餃,臉色紅潤,精神煥發。

  “媽,你怎么包起餃子了?”老宮吃了一驚。妻子沖著老宮笑道:“今天從你們單位微信公眾號上,看到你被評為集團‘標兵’了,媽一高興,就又下廚給你調餡包水餃了!”母親接過話來:“媽高興,就想給你包頓餃子慶祝一下!今后啊,你還是安心工作,咱們也別弄那些開燈關燈的事情啦……”

  熱氣騰騰的水餃出鍋了。老宮咬了一口,旋即轉過身去,不讓母親和妻子看到自己濕潤的眼眶……

編輯: 陳晶

相關熱詞: 新春 感受溫暖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系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各界新聞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復制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各界新聞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陜ICP備13008241號-1
青海快三今天开奖预测